epaper_CI_63_fa524b945ff4412e38035c9948def5b2  

「完全電影人」:張艾嘉(Sylvia CHANG)導演講堂全紀錄

 

張艾嘉從影迄今四十個年頭,創下了許多傲人的紀錄,更難能可貴的是,她的影片能夠在各個世代都留下足跡與共鳴。張姐這次於金馬獎評審前夕來到影迷面前,讓大家親炙她的魅力,並暢談從影經歷,機會難得。

 

張姐一開始提到《最愛》當年在香港首映時她躲在家裡睡覺,因為當時香港的周末午夜場很可怕,觀眾的反應都很直接,《最愛》是個文藝愛情片,完全不符合當時港片的類型,所以她不敢出席。後來製片和其他工作人員陸續打電話給她報喜,說觀眾的反應非常好,才讓她安心下來。不過本來因為緊張睡不著,現在反倒變成興奮而睡不著覺了。

話說當時原本製片要求張姐拍的並不是《最愛》而是一齣喜劇,講的是兩個女人住在同一棟公寓並遇上同一個男人的故事。但是在寫劇本的時候,張子祥來了通電話說想要參與演出,就這樣改變了劇本的走向,原本內定的另一位女主角葉德嫻也換成了謬騫人。張姐也提到這部片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個鏡頭;兩個女主角朝鏡頭緩緩走來,看似優雅美好,其實內心深處都壓抑著遺憾。張姐說《最愛》這個故事想講的就是那個世代下的女性,她們對愛情的包容以及忍讓,可以為了更大的東西而犧牲,這在現在都已經看不到了。

另一件讓張姐印象深刻的事是在最後一場戲中,謬騫人的那個回頭就拍了三天。因為當時飾演女兒的李麗珍不在,她只能要求謬騫人看向他處,但是感覺怎麼都不對,第二天有好了一點但還是不行,直到第三天,一個鏡頭就好了。張姐說謬騫人對她真的是百分之一百的信任,當時初剪出來的時候林子祥有些嘟囔,讓她有點緊張,但謬騫人就對她說:你覺得這片怎樣就是怎樣!張姐說工作人員的信任和同心協力在影片上是看得到的,身為這樣的導演是很幸福的,如果還不好好拍就是導演本身的問題了。 

接著又提到《少女小漁》的拍攝經驗,張姐說當時她只帶了製片和劉若英、庹宗華兩位演員去了紐約,其他的工作人員都是李安導演負責安排的。當時她身處在一群高大吵雜的美國人之中,對地方也不熟悉,每天還要分別用中、英文修改劇本。張姐笑說拍到後來她發現她就是少女小漁,只不過小漁是為了愛,她是為了電影。張姐還提到其中有一場戲等陽光等了好幾天而遲遲不開拍,結果執行製片自行叫工作人員上工,讓她委屈得大哭。結果又等了半天後陽光終於露臉才把這場戲拍掉,後來攝影師在看完影片對她說:是應該等到最後。

張姐說每一位導演一定都有他堅持的地方,這在她的恩師胡金銓導演身上看到了很多。她笑說胡導不管有沒有戲,每次都要求演員要到齊,結果她在拍《山中傳奇》的時候待了四十天都沒一個鏡頭。胡導還有一點是現在導演沒有的,就是對每個中國朝代藝術的那種美感。雖然李翰祥導演在這方面也是一絕,但張姐認為胡導匠氣比較沒有那麼重,而且很多古代的器具還都是自己加工而來的。不過胡導對腰帶就很講究,還專程到日本去訂製。

   photo_b6ff9f6f9f5662b0a0bbb8bc9fccee40    

對於導演的固執張姐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但對楊德昌導演脾氣的難以捉摸就有點無所適從,在拍攝《海灘的一天》時,甚至連攝影師杜可風都曾被楊導罵哭離開。張姐笑說如果觀眾看到她在《海灘的一天》的演出有閃神的話都要怪楊德昌。張姐又笑說楊導最厲害的就是把一個很簡單的故事說得很複雜,但是楊導對人性的觀察分析是很深刻且細膩的。張姐認為《海灘的一天》完全沒有失敗,而且不管是當時或現在也的確都需要這樣的影片;電影必須要多元化讓觀眾有更多的選擇並且來豐富其內涵。

張姐也提到了拍港片的經驗,在拍攝《最佳拍檔》的時候,她還沒抓住港片的節奏,有一場和麥嘉的對手戲,除了互搧巴掌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動作,結果巴掌一直打不好,從白天打到天黑、從假打變成真打,打到她火都上來了還是不行,結果曾志偉導演說明天再打,最後打了五十幾次才成功。雖然辛苦,但是張姐十分感謝這次的經驗,讓她終於抓到了港片的節奏。她還笑說曾志偉、林嶺東、徐克他們這些導演都是恐怖的人和虐待狂。

相較於其他七零年代竄起的文藝片女明星,張姐在一開始似乎並不像她們很快的就在銀幕上找到自身的位置,對此張姐表示她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徬徨,她笑說反正有人說她既不漂亮又不上鏡,所以她就更清楚自己想要的,也更用功去學習,她吃了很多苦但也學會了很多,讓她本身的功夫更為紮實。張姐也回答了觀眾說身為一個女導演其實也不會比較辛苦,只是在有了家庭和小孩之後,你可能必須要放棄很多,幸好她能夠得到支持,一直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雖然在坐月子的時候會有製片跑來找你拍戲。

 

張姐一直都很喜歡和新導演合作,認為他們能夠帶來新的火花。張姐也笑說她一直以為她是個新導演,結果這次拍《10+10》才發現已經被歸類為資深導演了!而這次的題材是她以前一直想拍卻沒有人願意出資的,另外這次的成本很小,片長也很短,也是一項全新的體驗。張姐笑說不管怎樣剪最後還是超過了一分鐘,只好請當時還沒開拍的侯導少拍一分鐘了。

 

對於未來的計畫,張姐表示她一直在試著嘗試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例如前幾天《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活動,她和劉若英兩人就朗讀了楊牧的詩。她也參與了馬汀尼老師的聲音表演計畫,與金士傑、紀蔚然、戴立忍等人錄製了契訶夫的《凡尼亞舅舅》。張姐回答觀眾說,她其實並沒有刻意要去突破甚麼,她只是到了甚麼階段就去做甚麼事,有時候因為好奇就一直做,雖然結果不一定是成功,但她也學到了很多。

 

張姐最後提到她常常會回頭去做一些她感覺還沒做好的事,例如像是唱歌。她在最近找了黃韻玲老師,兩人開始嘗試一些東西。雖然張姐客氣的說最後成不成還不知道,但是相信大家一定都已經開始期待了吧!

photo_4ccd9ec3cd305f17f9e109e1efaec567photo_d0ab471d1781d6b13b1a4e7f46541fb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2010金馬影展 的頭像
2010金馬影展

2010金馬影迷愛分享

2010金馬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