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aper_CI_62_6bb6fb842a03466f9c4d07631af7e3a1  

一座公園的可能性—青山真治導演講堂

 

        從北九州三部曲《無援》、《人造天堂》到《悲傷假期》,青山真治的作品總是帶著幾分疏離遊蕩、凝視到正視他角色的種種苦痛與悲悽;然而,到了《東京公園》這部作品中,導演一反他作品的悲苦調性,回頭探究一座公園的可能性,而這座公園,被人們稱之為東京。今日青山導演帶著男主角三浦春馬為我們探究如此轉折的緣由,與談人為鴻鴻。

 

鴻鴻(以下簡稱鴻):歡迎現場許多青山真治與三浦春馬的粉絲,這次在金馬影展放映的作品包括北九州三部曲到《東京公園》,可以說是對於青山導演的藝術創作有一次重要的回顧。那首先就從導演的背景開始:我們知道導演本來在大學時是專攻英美文學系,那後來怎麼轉換跑道到電影創作呢?

青山真治(以下簡稱青):こんにちは(你好,全場驚呼),雖然號稱我是文學部的,但是我大學四年都在看電影,沒什麼在搭理文學的事情,因為我加入了電影相關的社團。周圍的人後來都去當了副導,或是從事電影相關的工作,後來因緣巧合有人介紹我當副導,就這樣踏入電影業。其實我完全不了解文學的事情,所以也只能作這行。
 
鴻:雖然導演如此的謙虛,但我們知道他作品當中的文學性非常濃厚,那可以請導演跟我們談談電影配樂嗎?我們知道你的作品配樂都是自己來。
青:我當時有參加一個樂團,但是在我退出之後,他們就被簽下了。後來製片跟我說其實你也可以玩音樂,玩的是電影配樂,後來就開始搞電影配樂。其實從最古老的卓別林開始,導演都會自己創作電影的配樂,一直都是件很熱門的事情。
 
鴻:那請問導演又是如何發掘年青演員的特質呢?我們知道《無援》是淺野忠信第一部領銜主演的作品,而在《東京公園》中,你也找來當紅的年輕小生三浦來主演你的電影。
青:其實我並沒有發掘他們。當製片人把這些演員介紹給我時,他們就已經是完成式,我不敢說是我發掘他們的。
 photo_c24ca4d38e734759dcb5e6e5294be047    
鴻:那可以請三浦先生談談你跟導演的拍片過程與相處經歷嗎?
三浦春馬(以下簡稱三):大家好,我是三浦春馬,很高興可以見到大家(中文,全場尖叫)。其實導演的個性就像《東京公園》這部作品一樣,是很有包容性的,跟他合作相當舒服。拍片時,所有工作人員的態度,其實也都像這樣,所以我是在很放鬆、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完成作品。
 
鴻:就《東京公園》這部作品來說,為何導演要採取這樣的角度讓東京被這樣呈現出來呢?在你的鏡頭底下,似乎東京隨處都是綠意,唾手可得。
青:其實我就是為了要逆轉世界對於東京的看法,所以才從這樣的角度切入。因為許多人都覺得東京是冷冰冰的水泥叢林,但其實東京處處都有綠意與公園,連像我這麼糟糕的人都可以包容的下。我就希望能拍下在這麼溫暖陽光下生活著的東京人。
 
鴻:那在這部作品當中,三浦的角色總是無知的,他藉由著攝影機探索著這個世界,不時地被女人點醒,三浦先生在現實裡也是這樣的人嗎?
三:咦…欸…(尷尬)啊,我高中的時候有同學講過我真的很鈍。(停頓許久)有啦,家裡的確有媽媽幫我整理骯髒的房間,但沒有接受過其他女人的幫忙啦。
 
鴻:那請問導演心中是否也有這樣無知的小男生,投射到三浦先生的角色上呢?
青:沒錯!此外,這部電影當中我還想加入一點福爾摩斯的味道,一點偵探的味道,這也是為什麼劇中有幽靈的存在,這是在原著當中所沒有的。
 
鴻:在這部電影當中,我們看到女配角是非常地熱愛著類型電影,像是殭屍片,那導演自己呢?
青:我真的好愛殭屍電影喔。每次看到殭屍出現在螢幕上都覺得:啊,真好,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其實我是一個膽小的人,今天在這裡有這麼多人跟我座談時我不會害怕。但要是戲院裡只有三個人,那個殭屍就會感覺要爬出來了,更覺得殭屍就在我們身邊。我的電影其實就是拍畫面,但在畫面以外,要拍出殭屍的存在感。其實我是為了要拍殭屍片才拍這部啦!(笑)啊,沒有啦,開玩笑!
 
鴻:那導演可以來拍一部日本版的《暮光之城》,三浦先生可以當吸血鬼!
三:好,來拍吧!(全場大笑)
photo_715b0832c47787c8583540031f6c79ee  
觀眾QA時間
觀眾問題一:導演,我想請問一下,為什麼在《東京公園》當中,男主角總是能在一眼就認出那位熟女嗎?
青:我只是沒把他在尋找的片段剪進去啦。(全場大笑)其實看過電影就知道,一方面是這位熟女長得很像他母親,另一方面是當攝影師本來就需要敏銳的觀察力。而且對於男人來說,只要他在心中認定這位女子很漂亮,他怎樣都可以找得到她。就像我們現在雖然前面有四個人在參與講堂,但底下大多數的人可能都只看得到一個人(笑)。
 
鴻:講到這個,三浦先生在《東京公園》當中偷窺的非常神色自若,請問三浦先生平常也會偷窺別人嗎?
三:超喜歡。像是跟別人一起喝酒時,我都會默默注意別人的姿態,想說這個神情我可以發揮在哪個角色上。
 
鴻:那講到觀察別人這點,你有觀察到台灣跟日本粉絲有什麼差別嗎?
三:我講這個是沒有批評日本粉絲的意思。但我覺得台灣的粉絲很熱情,就像海浪一樣包圍著你,來台灣,好像是件會上癮的事情呀!(笑)
 
觀眾提問二:因為我有讀過原作,本來小廣這個角色在原著中是活著的,為什麼要以幽靈的方式呈現他呢?第二個問題是導演平常就對攝影有涉獵才會選擇這樣的劇本嗎?
青:在小說裡主角就是攝影家,我只是就此發展而已。至於攝影的部分,我想只是因為我很愛幽靈,就讓他出現了。(笑)我其實剛剛有解釋這個部分,我是為了帶來一點偵探的氣息,有些事情只有幽靈才知道。所以影片中,幽靈都是扮演著提點的角色。或許每個人生命當中都會有朋友提點你該怎麼作,到這會讓人覺得有點沉重,但幽靈就不會了。幽靈在影片當中還帶有另外一層含意,他陰魂不散,無法超脫到西方極樂世界,超渡他就成為影片重要的支線。其實我也很愛《大法師》啦,三浦我們來拍吧!(笑)
 
觀眾提問三:電影當中的那場吻戲,似乎有著意猶未盡的感覺,可以跟我們談談拍片的情況嗎?
三:其實本來導演有跟我們說會吻兩次,先輕輕吻,再深吻,總共會拍兩次。但我拍完第一次之後,發覺導演怎麼沒喊停,然而我身為演員也只好繼續演下去,跟小西小姐對看了一眼後,就拍出這麼完美的鏡頭了。
青:真的不記得我有說過要先cut呀(笑)。不過兩人果然是專業的好演員,才能繼續下去,才能給了我這麼好的成果,其實拍這場戲的時候我覺得很害羞,大概是因為我是害羞的人吧!
 
觀眾提問四:在電影中有許多個正視的鏡頭,導演想用這樣的鏡頭達到什麼效果呢?另外,跟幽靈的最後一場戲當中出現了搖椅,這又代表了什麼呢?
青:因為我在拍電影時,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如何進入別人的內心,後來發覺,讓演員直視攝影機,好像可以讓我接觸到觀眾的內心。所以當我請求演員們直視攝影機時,我在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到他們內心在想什麼。至於躺椅的部分,可能是幽靈的興趣本來就有點阿公的感覺。(全場大笑)而且除了殭屍大法師之類的作品外,我也很喜歡西部電影,而這種躺椅在西部片中很常見。

photo_a068622c9232b2d2445e2ff2eecd55c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2010金馬影展 的頭像
2010金馬影展

2010金馬影迷愛分享

2010金馬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