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I MANOJLOVIC AND NATASA DORCIC.JPG 

一對性格迥異的中年兄弟在父親下葬當晚喝得酩酊大醉,酒後互吐真言卻也闖出大禍。酒醒之後他們回到各自事業小成卻滿佈中年危機的生活,面對各自的外遇出軌、婚姻觸礁,各自被蒙在鼓裡的妻子、情婦與私生子,才偷溜下一張床又再忙不迭鑽上另一張床。愛情既是跳脫乏味現實的絕佳冒險,也成了他們生命中最大的寄託與謊言。

甫年滿六十歲的塞爾維亞老牌影星米基馬諾洛維克(Miki Manojlovic),過去在庫斯托力卡的多部作品如《爸爸出差時》、《地下社會》、《黑貓白貓》中都少不了他的身影。時而是《洞裡春光》中的情色俱樂部老闆,時而是《在世界轉角遇見愛》中看盡人世滄桑的豁達祖父,乃至於《搶救紐曼亞》、《神鬼獵殺》,米基馬諾洛維克戲路多變且不拘一格,近年來的台灣藝術院線電影中他都鮮少缺席。

MIKI MANOJLOVIC AND NINA IVANISIN.JPG 

在《親子與精子》Just Between Us中米基馬諾洛維克又再 戲路一轉,飾演全片中心人物的中年花花公子,儘管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卻總改不了拈花惹草的壞習慣。片中多場床戲大膽得教人面紅耳赤不說,不管是西裝筆挺、還是一絲不掛,已屆花甲之年的米基馬諾洛維克全身上下依然散發出迷人優雅氣息,既純真頑皮又十足惹人憐愛,與他在前作《洞裡春光》、《在世界轉角遇見愛》等片的演出大相徑庭,集丈夫、父親、長兄、情人等多重角色於一身而悠然自得,戲路之廣、演技之純熟實令人歎服不已。

七、八零年代在南斯拉夫新崛起的「布拉格學派」,是由一群畢業於捷克布拉格電影電視學院的年輕導演所組成,本片導演萊柯格利克(Rajko Grlic)則是其中的佼佼者,1981年更以代表作《You Only Love Once》打入坎城影展。

咬牙撐過九零年代的戰火動亂,克羅埃西亞的電影圈終於在新世紀逐漸展露出復甦的光芒,一年平均製作出六到九部電影,但多數仍聚焦在社會寫實議題與戰後復興重建上,《親子與精子》則少見地選擇以當代都會的中產階級作為主人翁,深入一探他們愛慾交纏的私生活。本片也是導演Rajko Grlic第四度與演員老班底米基馬諾洛維克攜手合作,更在克羅埃西亞奧斯卡中一舉斬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攝影等七項大獎。

MIKI MANOJLOVIC AND DARIA LORENCI.JPG 

片中以嫻熟的電影語彙來回審視五名角色的私密愛情生活。他們是彼此的兄弟、妻子與好友,彼此的日常生活軌跡相互交錯,見面時總難免微笑招呼問候;然而關上門、急忙褪去全身衣物後,則頓時搖身一變為彼此三緘其口的地下情人,在床笫間裸裎相見,共享著一切呻吟與歡好。

從外遇此一角度出發,片中探討了中年危機、婚姻關係、情欲解放等多重議題,也隨之檢視這五名角色人前人後所戴上的不同面具,在妻子與情人之間來回穿梭的雙重生活,以及那份難以輕易開口對外人言的苦楚與無奈。戲而不謔的冷冽鏡頭在妙趣橫生之餘,也冷眼看穿了現代都會生活的無比寂寥。寓人生喟嘆於詼諧之中的那份舉重若輕,手法高明而難覓斧鑿痕跡,實深具大師風采。

ZIVKO ANOCIC.JPG 

「在當代社會剖析的寫作中,人們常可看到婚姻不貞或風流韻事的各式辯白:不論我們怎麼稱呼它,這往往是用來對抗生命的一成不變之手段。我們的生活常常被我們的雇主、家庭、教會、政府、媒體與金錢所掌控。似乎剩下來唯一可以改變的,就是我們枕邊人的對象。今日,婚姻出軌者取代了往昔不法之徒的地位──那些革命者、反叛者與夢想家。根據社會學家所言,反叛的興奮刺激、打破規則的甜美、踏入未知領域的危險,已經降低至一種名為出軌的冒險。」

「另一方面,數十年來心理學家總是不停警告我們,在每個人對逃離日常生活煩惱的需求之中,深藏著一種力量強大、難以理解且無法預料的『情慾本能』──這也是我們對創造與反叛的渴求。」

「我曾經聽過,如同我們或多或少都曾耳聞過的一般,無數關於韻事、出軌及瘋狂雙面生活的故事。我必須承認,我一直極為仰慕人們在這種雙面生活中所傾注的驚人能量與無比狂想,這也通常成為了他們生命中最反叛、最富創意的巔峰時刻。」

「總結在一起,這三項前提導向了我個人之所以會拍攝這部電影的原因。我已經來到了這個年紀,適合重返當初開始講述電影故事的起點:在薩格勒布的街道上,在床上,以及公寓裡。」──導演萊柯格利克

 

本文轉載自亞達電影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2010金馬影展 的頭像
2010金馬影展

2010金馬影迷愛分享

2010金馬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