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FJETSMALL 6 from playboy archives.jpg 

十餘年前,一部由伍迪哈里遜主演的《情色風暴1997》,將我們從紙張間敞開的大腿與高聳乳溝中拉將出來,驚覺原來在粉紅色的溫柔鄉背後,藏著的竟是為自由言論發聲而付出的慘痛代價,以及一場場跟法庭抗爭的悲壯惡戰;而這麼一名被衛道人士斥為背德淫蟲的情色大亨,骨子裡竟然是捍衛人權不餘遺力的自由鬥士。

然而,《情色風暴1997》主角的現實本尊,因挑戰世俗觀念而遭暗殺,從此失去行走能力的好色客雜誌創辦人賴瑞佛林特,其實並非出身自情色產業而誓與公權力周旋到底的第一人。提到情色界的老前輩海夫納,恐怕賴瑞佛林特還得甘拜下風。

白手起家一手打造出花花公子雜誌的兔女郎帝國,創刊首期封面便放上了瑪莉蓮夢露的裸照因此一砲而紅,海夫納早在賴瑞佛林特出道前近二十年,就勇於挑戰當時世俗普遍歧視有色人種與同性戀的保守作風,更是倡導性革命的時代先驅。

Hugh Hefner at the Los Angeles Playboy Mansion by Playboy Archives .jpg 

然而不像賴瑞佛林特有著這麼一部《情色風暴1997》為他洗底翻身,現年高齡八十四歲的海夫納在當代世人腦海中所殘留的,多半仍是兔女郎在身旁左擁右簇、為老不尊的負面形象。直到現在,由奧斯卡最佳紀錄片金獎得主布莉姬柏曼執導、即將於十一月金馬影展在台上映的《海夫納的兔女郎王國》Hugh Hefner: Playboy, Activist and Rebel,才終於為海夫納長年所揹負的污名來翻案。這也是海夫納縱橫情色產業半個多世紀以來,第一次全盤授權由紀錄片導演來深入探索他那驚濤駭浪的一生。

導演布莉姬柏曼帶領觀眾直接走過經典的花花公子標誌與一名接著一名忙不迭寬衣解帶的豐滿金髮女郎,赤裸裸地直視海夫納其人其事──他既是身邊鶯鶯燕燕從來不斷,在女人堆中打滾過來的情場浪子,也是堅持立場寸步不移,高舉著種族平等、自由言論、墮胎權與性自主的大旗,始終對抗公部門權力與教會傳統價值的人權捍衛者。

情慾與公理正義成了海夫納體內同時存在的雙重性格,也無怪乎玩伴女郎出身的女星珍妮麥卡錫(Jenny McCarthy)在《海夫納的兔女郎王國》片頭便開宗明義地驚呼:「人們總是疑惑,為何他能同時為魔鬼與上帝工作!」

而這份雙重性格也在每一期花花公子雜誌的書頁中清楚可見。當讀者翻開花花公子,呈現在他們眼前的不僅僅是一幅又一幅的裸裎胴體,更是無數令人大開眼界的精彩文學與犀利無比的政經社評。雷布萊伯利(Ray Bradbury)筆下反烏托邦的小說代表作、日後為楚浮搬上大銀幕的〈華式451度〉,及科幻恐怖小說大師查爾斯布蒙特(Charles Beaumont)驚世駭俗的短篇小說〈The Crooked Man〉──描述在一個異性戀被視為禁忌、同性戀才是主流的世界,一名異性戀男子是如何人人喊打並招致眾怒──這些其他雜誌如Esquire深怕惹禍上身而拒之於門外的後世經典文學,是海夫納與花花公子率先向他們張開雙臂,提供了這群身處文壇邊緣的作家一個發聲的管道。

Hugh-Hefner-Playboy-Activist-and-Rebel-movie-image-3.jpg 

花花公子雜誌上最招牌的單元便屬「花花公子訪問」(The Playboy Interview)。訪問單元首次刊出時,受訪的黑人爵士樂手邁爾斯戴維斯當時大開話匣子侃侃而談的,不是自身對爵士樂的熱愛,而是高度爭議的種族議題。其歷年受訪者不乏各式政經領袖,如激進派黑人民權領袖麥爾坎XMalcolm X)、馬丁路德金博士、民謠歌手鮑伯狄倫、拳王阿里──甚至馬丁路德金博士遇刺後的一篇遺作,便是選在花花公子雜誌上刊登。前美國總統卡特更在1976競選當時接受花花公子訪問,並親口承認自己曾在心中犯下多次出軌不忠的行為。

更有甚者,就連美國納粹黨創始人喬治林肯洛克威爾(George Lincoln Rockwell)都登上了花花公子雜誌,而訪問他的不是別人,正是日後撰有黑人尋根小說〈根〉Roots並摘下普立茲獎的歷史學家與小說家艾力克斯海利(Alex Haley)──他不僅是「花花公子訪問」單元中固定的訪問者之一,同時更是一名納粹主義者最深惡痛絕的有色人種。

在訪問過程中,喬治林肯洛克威爾這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始終斥納稅大屠殺為無稽之談,手槍更是片刻不離身,只要言談間稍一不留意都極可能血濺當場。這段高度爭議的訪問過程不僅刊登當時引起社會話題,日後更搬上螢幕,成了根據艾力克斯海利筆下小說所改編影集「Roots: The Next Generation」的劇中題材,由馬龍白蘭度飾演喬治林肯洛克威爾。

海夫納與花花公子對社會輿論的影響力不僅侷限在雜誌上,更試圖走出紙張之外。1959年海夫納推動了花花公子爵士音樂節(Playboy Jazz Festival),並自1979年持續舉辦至今。也是在那一年,海夫納將勢力版圖擴張至電視圈,開創了電視節目「花花公子閣樓」Playboy’s Penthouse

054small by Playboy Archives.jpg 

「花花公子閣樓」宛如一場在家中客廳舉辦的家庭舞會,海夫納、玩伴女郎與受邀來賓們或散坐在沙發上、或漫步於書架之間,時而天南地北地閒話家常、時而語氣激昂地高談闊論。演員、樂手與藝術家們全成了海夫納的座上賓,說到盡興之處,來賓們便隨著客廳的鋼琴伴奏間引吭高歌一曲。

乍看彷彿是不拘小節、席地而坐的娛樂談話性節目,「花花公子閣樓」則勇於打破五、六零年代的種族藩籬,受邀來賓絲毫不受膚色種族的限制。從黑人歌手小山米戴維斯(Sammy Davis Jr),到民謠樂團The Gateway Singers與爵士三人組合Lambert, Hendricks & Ross,這些因樂團成員黑白混處而觸犯社會禁忌,屢遭電視台打壓的藝人樂手,全都在「花花公子閣樓」中找到了自己的表演舞台。也因播出內容太具爭議,當時美國南方的電視台竟然無一願意播出「花花公子閣樓」。

那時正是麥卡錫主義橫行的年代。社會上人人自危、互相背叛監視,以免被冠上共產黨同路人之名而遭列入黑名單中,就連日後的美國總統雷根都率先向FBI輸誠而自願擔任線民。在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四處大張旗鼓地展開獵女巫行動之時,海夫納卻無懼於這股風聲鶴唳的社會風氣,一再邀請如口琴大師賴瑞艾德勒(Larry Adler)、民謠歌手彼特席格(Pete Seeger)等,諸多因為被列入黑名單而遭到封殺的藝人上他的電視節目演出。

海夫納不僅邀請因拒絕作證而遭判刑入獄的《羅馬假期》金獎編劇達頓楚姆波(Dalton Trumbo)在花花公子上以真名發表文章,更在雜誌上大力聲援被列入黑名單而人人喊打的默片喜劇巨匠卓別林,引來當時身為演員工會主席的雷根私下寫信給海夫納,指控他此舉是「非美國人」。

海夫納除在電視、雜誌上向音樂人與演員伸出援手,許多黑人脫口秀主持人(Stand-Up Comedian)也深受其惠。在五、六零年代,美國脫口秀界所面對的種族禁令甚至比音樂界更嚴厲──黑人可以站上舞台歌唱,卻不被允許說笑話。海夫納則在旗下所開設的花花公子俱樂部中打破黑白分明的種族界線,率先邀請狄克奎格利(Dick Gregory)等黑人脫口秀主持人登上了俱樂部舞台,巧舌如簧、嬉笑怒罵間大開種族隔閡的玩笑,狠狠地諷刺了當時社會上所出現的諸多不公景象。

「花花公子閣樓」播出十年之後,海夫納又再於1969年推出了第二個電視節目「花花公子:夜深之後」Playboy After Dark。風格上延續「花花公子閣樓」的隨性自在步調,但處於反戰運動與嬉皮文化正熾烈的六零年代末,「花花公子:夜深之後」則更增添了政治意涵與反戰文化,邀請諸多樂團歌手如瓊拜茲(Joan Baez)上節目高唱反戰歌曲。

在種族隔閡與自由言論之外,海夫納更勇於擁抱諸多至今仍爭論不休的社會議題,並在1965年成立花花公子基金會(Playboy Foundation),透過基金會來從中支援社會弱勢異議團體。花花公子基金會數十年來資助過的社運團體,議題從反對墮胎惡法到擁護女性權益,從協助逃家少年到保護雛妓遠離街頭,乃至於愛滋病的醫療研究,受益者實是不計其數。

基金會並與日舞影展結盟而設下言論自由獎項(Freedom of Expression Award),專門鼓勵影人拍攝以社會關懷為主題的紀錄片。他也始終致力於推動大麻除罪化,提供資金協助成立NORML大麻法規改革全國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the Reform of Marijuana Laws)。

海夫納也在雜誌上推動「花花公子論壇」(Playboy Forum),鼓勵全美讀者投書提供社會上的不公見聞,再隨之派遣律師至全美各地為因罪入獄的人們辯護。只因持有大麻卻遭十數年重刑伺候者,因墮胎卻遭致殺人指控的少女,都在花花公子基金會伸出援手之下而得以重見天日。

然而,雖然海夫納在半個多世紀來始終是自由與民權的捍衛者,甚至可說是爭取女性自主權益的社會先驅,在後世女權主義團體的眼中,海夫納卻成為物化剝削女性的頭號公敵;這一切自然與他那奢華不羈的生活方式脫不了干係。

從雜誌中寬衣解帶的無數裸裎女體,到海夫納那派對宴會始終不斷的著名花花公子豪宅(The Playboy Mansion)──孔雀等各式異國飛禽走獸在庭園中漫步,明星們在酒席間來來去去,當然更少不了活色生香、大多時候都是赤身裸體的年輕美女們──乃至於海夫納即使已達八十高齡,還能夠同時跟七名女性交往的大膽行徑,他那放浪形骸的生活態度才是始終最引人非議之處。《海夫納的兔女郎王國》除審視海夫納如何勇於挑戰衛道人士與社會禁忌,也不忘回過頭來將鏡頭對準他那驚世駭俗的感情世界。

總是一席絲綢浴袍,嘴角叼著一根煙斗,最適合海夫納的畢竟還是裸女、明星與鎂光燈環繞的酒會宴席。海夫納也許從不曾站上示威吶喊的街頭,高舉著血淚控訴的抗議白旗,也許他從來沒有挺身對抗過鎮暴部隊的警棒與盾牌,但海夫納總是不吝於提供一個發聲的舞台,在有話要說的人們背後輕輕推上一把,讓他們得以在鏡頭前、在舞台上、在雜誌書頁間,以及在所有的不公歧視前盡情暢所欲言。

這時候的海夫納呢?他也許是在身後不受注目的角落,面帶微笑地啜飲著香檳,雙眼微微發亮。也之所以,後世人們總是遺忘他才是那名幕後牽線的推手,只記得他在美女環繞下如何左擁右抱好不風光,而忽略了那些海夫納曾堅定立場挑戰公權力與衛道人士的勇敢時刻。

《海夫納的兔女郎王國》終於在大半個世紀後還了海夫納一個遲來的公道,揭過了他那情色大亨的刻板形象,在諸多珍貴紀錄影像與訪談片段的穿插來去間,讓當代觀眾親眼見證了海夫納歷年來在無數質疑者面前如何侃侃而談,既不輕言退讓也不咄咄逼人,對於道德正義自有心中一把尺的堅定信念。電影也重新還原了他身為一名飽富理想的雜誌人、一名捍衛公理的人道主義者,同時也是周旋於無數名女子之間的多情浪子,那難以言喻並各自矛盾的複雜面貌。

或許我們可以為他冠上一個名號,花花公子。

 

本文轉載自亞達電影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2010金馬影展 的頭像
2010金馬影展

2010金馬影迷愛分享

2010金馬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